趙 金玲

雲南遊記—帽子的趣味篇

少數民族的服裝是富於色彩的,像一幅金碧輝煌的官殿水彩畫,輕盈而細緻,豐富卻不衝突,在顏色的意義與形式上極端講究,尤其在帽子上有許多象徵意義,呼應著張愛玲曾說的一段話,「衣服是一種言語,隨身帶著的一種袖珍戲劇」

回到頂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