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南遊記—帽子的趣味篇

少數民族的服裝是富於色彩的,像一幅金碧輝煌的官殿水彩畫,輕盈而細緻,豐富卻不衝突,在顏色的意義與形式上極端講究,尤其在帽子上有許多象徵意義,呼應著張愛玲曾說的一段話,「衣服是一種言語,隨身帶著的一種袖珍戲劇」。

 在帽子上做文章,是雲南少數民族風俗各異的服飾中一個小小的橋段,二十幾個民族的服飾各自發展出一套歷史故事,其結構、線條、色彩、圖案、配件都與他們的生活環境、民族性格、審美息息相關,鮮明地反映了他們對自己身份的認同。走在昆明市的街道上,已然是二十一世紀的都會風情,只有往西邊去,才看得見少數民族的顏色,走在大街上,便開始覺得自己的奇裝異服與格格不入。

在芒市可以看到許多穿著傳統服飾的傣族人,我認為傣族的服裝要算最為簡單大方的了。婦女穿著大襟短衫,束腰,黑色長裙,頭髮盤在頂上。在芒市的傣族餐館裡,最常看到已婚的傣族婦女盤著髮,挽起袖子,俐落的做著家事;傣族男子穿寬大的褲裝,大多用白布、藍布包著頭,我見他們總無所事事,少數民族的母系社會於焉可見。

傣族姑娘(圖片取自網路)

未婚的傣族少女叫做小菩少,少男則是小菩帽,是當地傣語的稱呼,發音輕快簡短,喚人的時候顯得嬌嗔極了。少女的長裙顏色鮮豔,桃紅、大紅、紫紅,標示著待自閨中的嬌俏,裙子的式樣像台灣流行過的「一片裙」,像瀑布一樣自腰間流潟下來,線條非常漂亮;已婚的婦女就簡單多了,頭上包著頭巾,裙子也不甚講究,因為結了婚,平白喪失了許多美麗的機會;傣族公主的服飾則較一般平民更為華麗,金黃的冠帽,帽頂的兩角像他們傳統廟宇矗天的簷角,紅色搭配金色的上衣及長裙,腰間繫著垂下的丁字型布飾,鑲著小珠,是皇室權力的象徵。

景頗族少女(取自華夏民族文化網)

景頗族的服裝活潑俏麗,像十八歲的少女。頭上纏著彩色的布巾,裙長及膝,上衣肩上胸前鑲了滿滿的銀色小扁扣,圓圓的躺在衣服上,這真是最出色的地方了。在芒市到瑞麗的德宏一帶,景頗族婦女穿著黑色圓領上衣,大蓬裙,梳著髮辮,在街道旁做小吃生意,因為想同她們說上幾句話,也不管什麼衛生問題了,只是她們極為害羞,普通話雖然說得還可以,但遠不及印象中白族的熱鬧好客。

 白族就很不一樣了,是對照性的與其它民族完全不同,有著極其鮮明的生活特色,也表現在他們的服飾上頭。白族人民不分男女普遍崇尚白色,那幾乎是一種生活象徵,「白」在字面上亦有純真開朗,像陽光一般的感覺,白族人從裏到外,從服裝到給人的那親切感表現出一派的白。白族男子喜歡纒著白色的包頭,穿白色的對襟上衣,白色長褲,腰間繫上彩色的小荷包,在那兒晃呀晃的,很引人注意,是一種文藝青年的味道。我特別喜歡白族婦女的服飾,那繁瑣鮮艷的大紅色配件,雖然大大的違反了我的穿衣哲學,但誰看了不歡喜呢!因為它是如此的賞心悅目!大理一帶有許多白族女子穿著傳統服飾,白色絲質上衣,右肩上掛著俗稱「三鬚」、「五鬚」的銀飾,小蠻腰上繫著彩色的緞帶,上面多半有類似蝴蝶、蜜蜂的可愛動物圖案,長褲時而白、時而藍,腳上蹬著綉花白鞋,頭上、手上滿滿的飾品,叮叮噹噹的好不熱鬧!白族姑娘見了人愛笑,配上這一身亮眼的服飾,尤其未婚的白族少女,梳兩條辮子,用紅線纒起來,教人打心底喜歡!

白族服飾(取自每日頭條)

白族的「金花」是指女子,「阿鵬」則是男子,就這兩個名字,可以編一齣愛情大悲劇。金花是有錢人家的女兒,阿鵬則是她們家長工,在門第之見的戕害下,平白犧牲了一對玉人。這樣編故事,有點近於無聊,可是這些少數民族就是能給人這麼多神秘感,想一窺他們的生活全貌。金花頭上的彎月型帽子〈當地人稱為包頭〉據說蘊含著「風」、「花」、「雪」、「月」四重意義,包頭左邊垂下及胸的一束白絲線,代表大理新城「下關」的風﹝下關素有風城之稱﹞;彎月型包頭則象徵洱海廣闊寧靜,入夜後月影倒映,格外美麗;包頭的沿邊上豎著白色短毛線,代表大理蒼山上終年不化的積雪;包頭的正面繡著六朵紅花,則是大理市市花杜鵑以白族吉祥的數字「六」來呈現,於是白族婦女的頂上「風花雪月」,相當富於詩意。年輕未婚的金花不論在包頭或服裝上都充滿了歡樂的華麗感,袖長及肘,有一種十七八歲嬌俏的美,袖口與褲口繡著紅色或粉紅的花樣,繡工精細,無領的圓口顯示了白族姑娘的大方天真;同其它的少數民族一樣,已婚的金花穿深暗色的衣服,就連包頭也簡單以布圍住頭髮,原來及胸的白絲線僅留五公分長,向後挽起髻住,整個像被烏雲遮住似的,頓時暗淡下來。

我在路南石林一帶,遇到許多撒尼人,是彝族的支族,女子稱為「阿詩瑪」,這名字我頂喜歡,有種不平凡的氣勢!辨別阿詩瑪的婚姻狀況同樣看她們的帽子,若上下四邊各有四角突起,表示你可以放心追求,已婚的婦女只有帽沿下兩角,若左一角上翹、右一角尖尖朝下,表示已經訂婚。年輕的阿黑與阿詩瑪對歌,對上了,可以將阿詩瑪帶回家,任憑處置;對不上,很抱歉你得留下來當三年長工。當阿詩瑪瞧著你叫「阿白」的時候,是調侃你油腔滑調,不務正業,是罵人的話。

彝族撒尼人的小女孩(取自搜狐)

少數民族喜歡在頂上動腦筋,只消看看她們的頭飾,大概可以判定這是已婚,那是未婚,八九不離十。像這樣剝奪結婚婦女美麗權力的事情,在文明世界裡恐怕要遭女性主義者大加撻伐的,我就第一個不贊成。

作者:趙金玲(Eileen)

現職:
卡內基教育集團 (Carnegie Learning)旗下Fast ForWord 大中華區副總經理
經歷:
台灣雙擊 (DoubleClick) 行銷總監
奧美互動 (Ogilvy One) 客戶總監
緯育公司 (Wiedu) 行銷總監
台灣經濟研究院 文創產專案行銷組顧問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回到頂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