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見棕櫚 再見梨華

去國十年,歷經滄桑,從懷著美夢赴美留學,到寒暑假四處打工,被迫改學新聞,寒窗苦讀終於得到博士,但卻無法學以致用,衹能在在無名小校教中文混飯吃的天磊,站在祖國停機坪的陽光下,面對人群中迎接他,成天編織美國夢的未婚嫩妻意珊,腦海中盤旋的是當年送機時的大學女友眉立,心中縈繞的是在美國失意彷徨時結識的已婚女子佳利。

天磊當年和現在的意珊一樣,懷著美國夢,寧可冒著留眉立在臺灣的風險,不假思索出國,結果眉立因為等不到他和家中的困境,而嫁給了關心他的某先生。這對當時在美國孤軍苦戰的天磊,不啻是個晴天霹靂,也就在這孤獨寂寞的時刻,他認識了同是學文學,老公乃規規矩矩工程師的家庭主婦佳利,而發展出一段婚外情。在對方坦然願意為他離婚的情況下,他退縮了,而決定接受由父母為他在臺灣安排的,年輕貌美崇洋的意珊交往,終於回國省親與相親。

天磊馬上對這熟悉而陌生的台北失望了。他的美國夢早已破碎,但這裡從上到下都是對美國羡慕得五體投地的親朋好友,而且期待甚至慫恿他,帶著意珊去過著人人欽羨的美國生活。雖然十分厭煩,但他還嘗試著融入這個它生長的地方,即使沒有人預期他會留下來,除了自己一點小小的心願,想和教授做一些引進國外文學的小事之外。

天磊馬上面對的問題就是,如果他決定不去美國,意珊仍會和他在一起嗎?她愛的是美國,還是天磊呢?在臺南的妹妹家裡,他見到了已爲人妻的眉立,此時正和意珊並排坐在他的對面,令天磊被迫對青春與歲月的無情,發出時空錯亂的感慨。眉立的出現使他短暫地無法自持,他堅持送眉立回家,直到意亂情迷時刻意珊的及時出現,才再度拉他回到現實紅塵。

作者經常在天磊彷徨的時候,用棕櫚樹的出現描述當時的心境變化。所以所謂的「又見棕櫚,又見棕櫚」,嚴格來說應該是「又在彷徨,又在彷徨」。作者採取了開放式的結局,沒有點明天磊和意珊最後是合還是離,讓讀者自行揣摩。

除了眉立、佳利與意珊,這三段代表不同時期的感情與迷戀之外,他的妹妹天美其實應該是最瞭解天磊的,也是貫穿整個故事的幕後導演。雖然從小和哥哥吵架,現在卻變成了唯一能夠和他無所不談,也能夠在關鍵時刻提點他的心靈導師。所以天磊雖然和張無忌一樣的優柔寡斷,卻與張無忌一樣有珠兒,小招,芷若、趙敏關懷他,也算是幸福的了。

天磊真正的煩惱,應該是和許多條件優異卻徬徨猶疑的男生一樣,沒有膽敢承受失敗的勇氣和力量,卻終於在被迫下定決心之前,傷害了更多的人。

以上是少君再讀於梨華女士(1931-2020)所著又見棕櫚 又見棕櫚(1967)的心得報告,敬請指教。

圖片來源:https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087124

延伸閱讀

未央歌之後的三日繞樑

聊齋誌異之抓交替

老殘豈止是遊記

鏡花緣之黑齒國論戰

作者:陳少君

經歷:
在矽谷創業20年,後因照顧父母回國服務。
曾任長鑫存儲CIO/VP
曾任資策會數教所資深總監
曾任台灣佳能資深技術總監
曾任浩鑫資深技術總監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回到頂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