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城之戀與山本五十六

「傾城之戀」是張愛玲著名的短篇小說,描述失婚的六妹白流酥和花花公子富二代范柳原的愛情故事。後場背景是傳統和現代的衝突,前臺劇情則是愛情與婚姻的交易。雙方你來我往,藉著風花雪月,虛情假意,勾心鬥角,打心理戰也打耐久戰,撲朔迷離之間,卻也夾雜著如夢似真的愛慕與感情。

這乍看是個每天都在發生,茶餘飯後的小人物戀愛故事:柳原不想結婚,只追求令自己都絕望的愛情,因為他玩得起;流蘇急著想再婚,利用殘餘的風華找個避風港嫁人,因為寄人籬下太痛苦。他倆就在香港淺水灣豪華酒店裡拉鋸鬥智,直到1941年12月7日,山本五十六偷襲珍珠港那晚,突然把這場原本是美酒與高跟鞋的浮華戀情,瞬間轉變成機關槍與炮彈的生離死別。這場劫難之後,兩人終於結為連理,在上海那群守舊、嫉妒,品頭論足的親友環伺下,熱熱鬧鬧地風光結婚了。

作者巧妙地利用珍珠港事變,把陷入僵局的愛情故事突然變調,從雲端直接墮入紅塵。有些人說,這是一個諷刺虛偽的愛情與傳統的故事,戰爭把所有的人打成原形;有些人說這是白流蘇不畏傳統,以柔克剛,終於成功的勵志故事。這些都沒有錯,但是作者其實埋了兩個意象,將前場的愛情和後場的劫難呼應起來,造成了一個立體的世界。

第一個意象,是淺水灣旅館旁邊的那一堵灰磚砌成的牆壁,它隔絕了前路和旅館。柳原曾經在這面牆的旁邊,道出了詩經「死生契闊」的嚮往,但並沒有得到流蘇的共鳴。當時他倆絕沒想到,不久之後就在這面牆下匍匐掙扎,躲避子彈、轟炸和飢餓,執子之手,死生契闊。而這面牆在戰爭爆發之後,依然冷冰冰地站立在那裡,比永恆還要永恆。它是作者刻意暗示的,永遠無法逾越的境界。

第二個意象是戰爭,山本五十六發動的珍珠港事變,意外結束了柳原和流蘇虛無縹緲的戰爭。當浮華世界的文明,一旦回歸到子彈與轟炸,飢餓與疾病,朝生與夕死之後,事情就變得非常簡單,戰爭也變成結束一切的手段。山本大將無意中成了這場傾城之戀的媒人,也讓故事的境界,由原本盤旋不去的男歡女愛,瞬間爬昇到了突顯人類渺小,無助與虛幻,卻依舊狂妄自大的層次。

附圖是張愛玲最欣賞的,也仔細描述的,法國印象派大師高更在大溪地完成的畫,Nevermore永遠不再,也許某種程度可以詮釋她的愛情觀。(來源:https://kknews.cc/zh-tw/culture/2925ajr.html)

延伸閱讀

月亮、六便士與地獄

又見棕櫚 再見梨華

未央歌之後的三日繞樑

聊齋誌異之抓交替

老殘豈止是遊記

鏡花緣之黑齒國論戰

作者:陳少君

經歷:
在矽谷創業20年,後因照顧父母回國服務。
曾任長鑫存儲CIO/VP
曾任資策會數教所資深總監
曾任台灣佳能資深技術總監
曾任浩鑫資深技術總監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回到頂端